返回

首页  >  城固县  >  诗文  >  散文

五门堰的皂角树

田彦欣
      五门堰龙门寺前的场边,挺立着一棵古皂角树,根蟠龙蛇,身披鳞甲,枝条翘上俯下,梢叶疏长漫发,罗织出一顶翠生生的冠盖。
      这株古皂角树,我少年时就享受过它的阴凉。
      那时,五门堰祠是一座粮仓,附近村队都要把晒干的小麦稻谷缴到这里。在夏日排队等待午睡的验粮员验粮时,我们就是在它的树荫下,看少年们仿佛浪里白条,搏击从门洞里冲过来的猛浪;看浣衣姑娘从树上摘下嫩皂角,在青石条上捶洗衣服。
      听说这棵皂角树有500年的历史了。500年间,五门堰涛起涛落,堰圮遭毁又修复,不知多少次。而皂角树,就是万千修堰民夫避暑、歇凉、吃干粮的伞盖。年少时,看到皂角树,总想到堰祠里的塑像,总觉得二者有联系。现在想来,蒲庸、乔起凤、郝晟、高登明之所以被塑像供奉,载入史志,是因为他们也像这树一样,为百姓做过有益的事情。
      树可以活500年,枝枝叶叶郁郁葱葱,给树下的人,树上的鸟提供荫护。人是无法长寿至500年的,但人可以用智慧和汗水创造社会财富,让百姓和后代恒久受益,那么他的恩惠也将像这皂角树的枝叶一样,永远葱翠在民间。唐公昉开辟了五门堰,他从汉朝引来的水,至今灌溉着稻田,蒲庸凿通斗山石渠,扩大了五门堰的灌溉面积,他的美誉也青葱了500年……
      五门堰的皂角树在水河和五门堰的交汇处,为河渠的旌旗、景区的带来生机。它是幸运的,记忆中它有许多老伙伴:隔河相望的原公老街上,便有三株同样沧桑而又壮硕的皂角树;向西北不足一里路的许家庙街,也有一株与它长相厮守的古皂角树。只可惜它们都没有它幸运,随着肥皂洗衣粉取代皂角,这些旧相识六十年代都毁于斧锯,将木料献给人们盖了房搭了桥!
      五门堰的皂角树是无私而有灵性的。我八月份去看它,树上找不到皂角,但却见它长得更茂盛。它仿佛知道,人们已不需要皂角,需要的是它装点景区、提供阴凉、释放更多的负离子。所以,尽管人们没有像其它古树一样,挂牌设栏保护它,它仍然努力发新芽、长新枝,为人们奉献着新绿。
      
 
参见《博望》(内部资料)第52页
城固张骞纪念馆、张骞文化研究会主办
2013年12月第4期

版权所有: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 陕西省分中心    建设维护:陕西师范大学陕西文化资源开发协同创新中心
建库说明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您是到访的第 位访客! 技术维护:动力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