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城固县  >  诗文  >  散文

秋色老梧桐

汪  亭
      清晨,推开窗,一股凉意入窗袭来,我不禁打了个寒战,紧了紧衣领袖口。看见园子里一排梧桐树上,青黄相间的叶儿簌簌地落得正欢;在微风中旋转翩翩,飘满一地如花黄,不由想到,李太白的诗句“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
      梧桐,喜温,属于南方树种,树体高大挺拔,树皮青绿平滑。因其为树木中的佼佼者,自古便有梧桐引凤之说,固又被称为“凤凰木”。《诗经•大雅》的“卷阿”里有一首诗写到:“凤凰鸣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菶菶萋萋,雍雍喈喈。”可见梧桐高贵,有气势,而且祥瑞。
      草木中,我极爱梧桐。故乡庭院的水井旁就有一颗梧桐树(查阅了一些草木资料,才知其实是泡桐树)。听父亲说,是他年少时栽种的。如今,树高已二十多米,有一人环抱之粗了。每年一到三月,桐花总会突如其来地结上枝头,铺天盖地。淡淡的紫色,串串缕缕的极多,好似密密匝匝的小喇叭,齐齐地向着春日里的的天空呐喊。夏季的梧桐树,侧干粗壮,枝叶茂盛,是乘凉的好地方。午后,或者夜晚,一家人就会搬一张凉床,悠闲惬意地坐在树下聊农事、拉家常。入秋后的梧桐,虽没了春夏的美丽绚烂,却另有一番让人体会日薄夕暮的人生况味的气质。黄昏,行走长长的街道上,有两排梧桐矗立挺直。秋光浓艳,好像丝绸的阳光瀑布泻过稀疏萧条的枝叶,流淌遍地,金黄黄的一片,望不到尽头,仿佛误入了一幅风景油画,自然恬静,意蕴幽美。款款漫步,随意间,深一脚浅一脚,踩着松软的梧桐叶,脚下“咔嚓、咔嚓”的声响,一路轻吟浅唱,抚摸我的耳朵。这秋声,绵软细碎,像一曲经年的琶琶小调,轻缓地弹奏着时光静好,日月流长。
      夜晚,倚灯闲读,窗外万籁沉静,唯有潇潇秋雨,滴滴答答敲在一片片梧桐枯叶上,也溅落在空寂的屋檐石阶上。这时便不觉怀想起儿时在故乡的庭院里,无忧无虑嬉戏玩耍的情景,拾梧叶,盖蚂蚁窝,捉蝶,那般纯真可爱。恍惚一觉初醒,便已长大成人,游学他乡。而今,在这如水的秋夜里,临窗听雨,望着萧瑟凄清的梧桐树,毫无遮掩地老去,心境恰似“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
      梧桐,梧桐,秋老春生,一岁一枯荣;待到来年三月天,枝繁叶茂,依旧笑春风。可身处烟火尘世中的我们,只能行走在岁月的单行道上,人生不能轮回,需当一步一珍惜。
    
 
参见《博望》(内部资料)第56页
城固张骞纪念馆、张骞文化研究会主办
2013年10月第3期

版权所有: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 陕西省分中心    建设维护:陕西师范大学陕西文化资源开发协同创新中心
建库说明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您是到访的第 位访客! 技术维护:动力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