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神木市  >  史料  >  纪略

神府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

原政协四川省委员会主席乔钟灵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大革命失败后,陕西榆林第六中学、绥德第四师范师生中的优秀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转入地下,深入到神木、府谷、佳县等地的农村,秘密地建立了党、团组织,发动群众,在白色恐怖下开展各种形式的斗争一一其中神木、佳县、府谷等县有张秀山、张达志、武开章、贾怀智、王兆卿等同志。他们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为创建“神府革命根据地”经受了严峻的考验,作出了重要的贡献。
       创建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斗争,即农村包围城市的武装斗争,历时有十年。在这十年的时间里,秘密建立共产党、共青团组织和开展各种形式的群众斗争有五年多;开展游击战争,创建神府革命根据地进行了近五年的时间。创建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斗争经过了艰难曲折的道路。概言之就是两头胜利,中间惨败——几乎丧失了神府革命根据地。其教训是极为沉痛的。困难考验了意志,胜利来之不易。在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进一步加强了党的领导,执行了党的正确路线和政策,紧密地团结和依靠广大人民群众,艰苦奋斗、前仆后继,终于在敌人四面八方,内线外线、层层包围的“孤岛”上,恢复、发展和巩固了神府革命根据地。
      在创建神府革命根据地的艰苦岁月里,山西省兴县、临县、苛岚、岚县等地是神府革命根据地秘密的后方基地。在抗日战争时期,神府革命根据地把陕甘宁革命根据地与晋绥革命根据地连接起来,神府革命根据地既是晋绥革命根据地的巩固后方基地,又是华北抗日根据地党政军干部和革命青年来往革命圣地延安的必经之地。以上可以看出,神府革命根据地所处的战略地位是非常重要的。
      一、创建神府革命根据地的五个阶段
      第一阶段(一九二八年到一九三三年),在神木县南区贾家沟等村建党工作概况和党领导下的群众斗争。
     (一)党团组织的建设概况。
      一九二八年暑假,中共榆林第六中学党组织派乔钟灵去中共神木县城区委工作,并把党组织关系介绍给中共神木县城区委书记杨和春。从此,乔钟灵同志就在中共神木县城区委的领导下进行党的秘密工作。
      一九二八年“中秋节”前,乔钟灵去了贾家沟村,与贾令得、贾怀光、刘北垣(即刘长德)等同志商量成立中国共产党贾家沟村支部。农历八月十五夜。,在贾家沟村的龙王庙里,乔钟灵同志负责召集贾令德、贾怀光刘北垣等四位同志,举行了一次党的会议。在此次会议上,正式成立了中共贾家沟支部组织。并选举了贾怀光为支部书记,贾令德任支部组织工作,乔钟灵任支部宣传工作。
      一九二八年秋到一九三三年底,神木县南区党组织分布概况——以贾家沟村为中心,大约南至佳县的西豆峪村,北至沙峁镇、石角塔一带,东至采林、刘家湾一带,西至阳崖上村张家沟。白家沟等村一带。东西约六、七十里,南北约一百多里,在这块土地上,插花相间建立了十多个中共支部组织,发展了四百多名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
      一九三〇年,在沙峁镇学校建立了中共神木南区区委组织,这时神木县南区的党组织由中共神木县城的领导改中共陕北特委直接领导。一九三一年,成立了共青团区委组织。一九三二年,沙峁镇中共区委组织被敌人破坏,同年六月又在贾家沟村建立了中共贾家沟区委组织。
      一九三四年一月第一次在贾家沟成立了中共神县委后,于同年三月间,在神木县三区崔家屹崂村野外山上的一个土窑里第二次改选重新成立了新的中共神木县委。中共贾家沟支部,实际上对周围邻近村支部起了中心支部的领导作用。第二次建立的中共神木县委组织,对神木县、府谷县、佳县、榆林县等地开展游击战争,创建神府革命根据地,有着极其重要的作用。一九三一年,中共陕北特委陆续派员往神府地区巡视检查,指导工作(如张达志、张毅忱等同志)的干部和红军战士,大约有二十多人。这些人都要在贾家沟村吃饭和居住,还有神府地区十多个支部的领导同志,也要去贾家沟村参加党的会议和向党组织请示、汇报工作。
      贾家沟村是八、九十户人家的村庄,在白色恐怖下,那样多的共产党员、革命干部和红军战士,所以能够长期进行党的秘密工作是由于贾家沟村广大群众的支持和拥护,二是当时神木县的敌人,除了在农村设有保甲制度,向农民群众敲骨吸髓地勒索外,再没有其他反革命的组织,三是贾家沟村所处的地理位置很隐蔽,山大沟深,距离窟野河川口约有五里,对我党进行地下秘密活动十分有利。
      (二)党组织和党员所起的作用。
      一九三三年夏天,中共贾家沟村区委派老韩、老常(中共陕北特委派往神府地区的两名红军战士,不知真姓名)去高家堡附近的一个村庄夺取豪绅公款,因敌众我寡,老韩、老常二位同志被捕牺牲。同年秋,温家川村的共产党员温治恭同志,在杨家沟村进行了打土豪的斗争,缴获了敌人的大烟土数百两。同年冬季,由贺家川村共产党员贺万森同志率领数人,在贺家川村夺取了豪绅的短枪及许多大烟土等物资。
      这一年,中共陕北特委派千部和工作人员,来神木县南区贾家沟村检查党的工作和传达上级指示,途中经过西豆峪、张家川、柳林滩、温家川等各个村庄时,都有共产党员接待,秘密安排吃住,负责安全工作,使来往的同志很顺利地到达目的地一一贾家沟村。中共陕北特委派崔田民同志去贾家沟村巡察党的工作,路经佳县的万镇(即万户峪镇)时,被敌民团扣捕,后经西豆峪村共产党员李含惠与敌民团团总交涉,证明崔田民是他的同学(实际上互不相识),这样敌民团才把崔田民同志释放,使崔免遭敌人的杀害。
      同年秋冬之间,杨家沟村共产党员杨恩本同志,在温家川小学与我面谈工作后,去路家沟村时不幸被捕。当时他对贾家沟、温家川等村的共产党员都很熟悉,敌人对他严刑审讯,把烧红的铁锨,放在他的肚子上,直到烧破肚皮露出肠子,但他始终没有向敌人供出一个共产党员。杨恩本同志真正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钢铁般的坚强意志和高尚的共产主义品德。在我党准备在神府地区开展游击战争的困难时期,贾家沟村共产党员贾怀忠(后被捕变节)全家拥护共产党的革命活动。当时中共陕北特委派往神府地区检査巡视工作的干部、红军战士,以及贾家沟村周围各支部的党员干部,去贾家沟村参加会议或交谈工作时,大多住在贾怀忠家里,吃饭、组织召开会议,一切费用都由他家负担。这一年来,用了贾怀忠家不少的钱粮和劳力。
      一九三四年春,贾怀忠被捕,他的母亲得知后,服毒而死。同年农历三月十八日,“围剿”神府根据地的敌军一个骑兵连进了贾家沟村,在“搜剿”革命群众隐蔽的一个山头时,贾怀忠的爱人黄云爱(年仅二十三岁,中共党员,是神木县二区巡视员),和弟媳刘金珍、贺博芳,为了不暴露贾家沟村群众集中隐蔽的那个山头,三妯娌毅然奔向了另一个山头,引敌人向她们追去,当敌军逼近她们时,黄云爱三妯娌毅然跳下万丈悬崖,保护了全村广大革命群众的生命安全,英勇地献出了自己的宝贵生命。
       (三)党领导的群众斗争。
      神木县广大劳苦人民深受国民党反动派、大豪绅、大地主的重重压迫,承受着各种苛捐杂税的重压,遇上歉收之年,无法交付苛捐杂税,敌人就用绳捆、棒打、坐牢等种种残酷手段迫害群众,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国民党官员、地主、豪绅却过着花天酒地的奢侈生活。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神木县南北区的农民自觉联合起来,到县城拦路,向县长等官员请愿,讲说苦情,控告豪绅的贪污罪行,但反动政府根本不理。一九二八年的下半年,南、北区两地相继联名上告,中共神木县城区委及时派人领导了这一自发斗争。
      当时,乔钟灵同志参加南区群众的上告,在北京大学学习的李德言先生参加在北区上告的群众中。经同学们的介绍,乔钟灵认识了李德言先生,他平易近人,态度和蔼,学识渊博,很有见识,对黑暗的社会制度和反动势力甚为仇恨,对受苦受难的劳动群众深表同情。
      一九二九年春,中共神木县城区委专门召开会议,分析、讨论了神木县南北两地群众联名上告县城豪绅办事处贪污罪恶的斗争形势,决定由中共神木县城区委领导这一斗争,派张君彦、白仲英、李德言和乔钟灵等几位同志具体解决这一问题。我们集中住在一个地方,清查了豪绅办事处的帐簿。清算结束后,写出了一本骇人听闻的《豪绅贪污巨款证明录》小册子(没有保存下来)。在清算过程中,由于我党争取了当地有声望的开明人士,国民党政府没有出面阻挠,大豪绅们也不敢公开反抗。我们算帐的工作人员责令豪绅们来回答提出的问题时,他们规规矩矩,带着哀求的态度说“请多多原谅,幸勿苛求”。
       这一斗争,虽然没有取得彻底胜利,脏款没有退出来,但群众的思想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初步认识到广大民群众在党的领导下团结起来的重要意义和巨大力量,为后来建立神府革命根据地奠定了思想基础。
      第二阶段(一九三三年冬至一九三五年春),创建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斗争。
       (一)根据地的建设和扩大
      ①党的建设。一九三四年四月间,在神木县三区崔家圪捞村外的一个小土窑里,在党的会议上经过改选重新成立了新的中共神木县委。此次会议,选举了张晨钟同志为县委书记,贾令德同志为县委组织干部,乔钟灵为县委宣传干部。县委下设十六个区委,包括在山西省兴县建立的三个中共秘密区委在内。在中共神木县委的领导下,不久成立了中共府谷县委,下设七个区委,一年中两县共发展了党员二千七百多名,团员约一千一百多名。
      ②红军武装力量的发展和状大。一九三三年六月,中共陕北特委举行了扩大会议,会议决定神府开展游击战争。同年冬在几个人一支长枪、一支八音子及几把刀矛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国工农红军陕北游击队第三支队。先由其他同志任红三支队队长和政委,后由王兆相同志任红三支队队长,杨文谟同志任政委。他们打了不少胜仗,粉碎了敌军的残酷“围剿”,使红三支队由弱变强,不断地发展壮大一九三四年九月十八日,在神木县一区的王家庄村,把红三支队扩编为神府红军独立第三团。年底,神府革命根据地内共发展了五个红军游击支队,即佳芦县西南的二十一支队、高家堡附近的十一支队、神木县东南的新三支队、府谷县的七支队和骑兵游击队。各区还建立了特务队等武装组织。红三团和各游击支队,共有干部和战士五百多名。
       ③政权机构及群众团体的建设。一九三四年九月十八日(成立红三团的同一天),在王家庄成立了神木县革命委员会,同年十月改选为神木县苏维埃政府。主席呼子威(以后叛变),副主席王恩惠,下设土地部、粮食部、教肓部、财政部、军械处等部门。各区建立了区苏维埃政府和商业处。商业处负责保管物资,向外地购买日用品及军需物资,区以下设乡苏维埃政府。
       神木县内还设赤卫队总指挥部,由张世选(张廷杰)同志任总指挥。区上设赤卫队指挥部,指挥部下设大队、中队和小队。每个村庄都成立了雇农工会。贫农团、妇代会、缝衣队(包括做军鞋)、洗衣队、少年先锋队和儿童团等组织。这些群众组织,在党的领导下,配合红军游击队作战、站岗、放哨、传送敌情,为创建和保卫神府革命根据地均做出了贡献!
      一九三四年冬,中共神木县委和县苏维埃政府、还编写了一些通俗易懂的识字课本,组织青少年学习,以提高群众的思想政治觉悟。李子川、毛子长等同志任视学员,他们经常深入到农村,检查群众学习文化的情况。
      ④发动群众进行分田地的斗争。一九三四年冬,在中共神木县委领导下,充分发动群众依靠群众,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分配土地斗争。当时根据中共陕北特委的文件指示,分配土地的方针政策就是“依靠贫农,团结中农,打击(反对)富农,消灭地主”。没收地主和富农的土地及一切财产。把其中好的土地耕商和财物分给贫雇农,中农的土地基本上不动,如有不足的也给予补充。富农、地主只分给远地和坏地建立各种群众组织和进行分配土地的斗时只能在神府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地带进行,边沿地区条件还不成熟,没有进行分配土地的斗争。
       ⑤神府革命根据地的区域。在中共神木县委的领导下,红军部队和广大革命群众经过年多的浴血奋战,终于粉碎了敌人的“围剿”创建了东至神木县和府谷县沿黄河东岸一带西至榆林县建安堡等地,南至佳县通镇以北,北至府谷托尔坝、黄甫一带,东西一百五十多里、南北四百多里,总面积约四万二千多平方里、人口约有十四万的神府革命根据地。
       (二) 斗争胜利的主要原因
       笫一,坚持党的领导,注意培养和选拔优秀干部。中共神木县委随着红军、游击队战斗的脞利,一方面就地提拔培养在实际斗争中表现勇敢、对党忠诚老实的干部,另一方面,办短期培训班,提高他们的政治思想水平和实际工作能力。采取这些办法,提拔培养了五百多名地方干部,适应了当时革命形势发展的紧迫需要。
       第二,有红三支队这支武装队伍,充分发动和组织广大革命群众粉碎了敌人的残酷“围剿”。一九三四年“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敌军,除神木县城、府谷县城、佳县县城驻扎外,在沙峁镇、马镇、盘塘、菜园沟、刘家湾、沙峁头、贺家川、陈家坪、刘家沟、花石崖等村也都驻有一个连以上的兵力,在万镇杨崖上、九坬、太和寨还住着敌人的武装民团。敌军又以一个营以上的兵力,与神府主力红军进行“拉锯式”战斗。企图消灭神府革命根据地的红军和游击队,并对神府革命根据地人民进行了烧、杀、抢、掠等残无人道的反革命破坏活动。当时,我军人数很少,但在粉碎敌军残酷“围剿”的战斗中,不断地发展壮大起来,特别是王兆相同志任红三支队队长、杨文谟同志任红三支队政委以来,革命势力蓬勃发展。王兆相、杨文谟同志领导红军部队打了不少的胜仗,取得了很大的胜利。如;一九三四年农历四月间,红三支队决定进击太和寨镇敌军武装民团时,红三支队队长王兆相同志估计到太和寨的民团与阳崖村贾怀德的武装民团距离很近,一旦战斗打响,贾怀德会去支援。当时,红三支队只有二十多名战士,长、短枪也不过七、八支,战斗力较差,和两股民团作战会遭到失败。经过研究决定由贾怀安同志代表觉出面与其长兄贾怀德商谈:红三支队进攻太和寨的敌民团前,请贾怀德率领他的民团外出。这样,红三支队进击太和寨民团时就有把握取胜。神木县城约驻军和伪县政府也不会责怪贾怀德。
       按照计划贾怀安说服了其兄贾怀德在红三支队进击太和寨敌民团前,贾怀德先生果然把他的民团调离阳崖村,开赴靠河边沙峁头村,红三支队顺利地消灭了太和寨敌民团,缴获了步枪二十支。这次战斗的胜利大大鼓舞了红军战士和革命群众。
       第三,广大革命群众在粉碎敌人的围剿中作出重大贡献。神、府、佳、榆的广大群众,在创建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斗手宁,思想觉悟和政治地位都有了很大的变汇。广大革命群众由反动政府统治下当牛作马,而变成了革命的主人。他们有了自己的革命政权,有了自已的部队一一工农红军和游击队。在党领导群众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斗争。广大劳苦群众分得了粮食衣物、分得了土地和耕畜,烧毁了地主、豪绅和高利贷者威逼群众所写下一切文契,取消了国民党反动政府压在劳动人民头上的苛捐杂税。这样,广大革命群众在政治上经济上翻了身,他们兴高采烈,真心实意地拥护中国共产党,热爱工农红军,同我党我军一道在粉碎敌人的“围剿”,创建和保卫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作出重大贡献。
       ①青年自动报名参军和参加革命。农村的许多革命青年勇跃报名参加红军部队和游击队,自愿离开家庭,参加革命工作。当时,参加红军部队和参加各种革命工作没有任何津贴补助,生活非常艰苦,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尽管如此,他们愿为创建和保卫神府革命根据地贡献自己的一切。
       ②积极筹粮支援红军部队。当时,苏维埃政府处于十分困难的战争环境,根本没有贮存的粮食。红军游击队到一个村庄,都由村里的党政干部在群众申筹集粮食,解决吃饭问题。有时采取轮流分派到群众家里吃饭。遇到敌军“围剿”,群众就把饭送到住在野外山窑或山沟里秘密工作的红军部队和地方干部。群众完成这些任务是非常危险的,如果遇到了敌人就有被杀头或抄家的危险。
       ③坚壁清野,分散隐蔽。敌人在“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时,所到之处杀人放火,抢劫掳掠,在这紧急关头,我们党号召广大群众实行“坚壁清野”,分散隐蔽的政策,把粮食和重要财物在野外挖下地窑埋藏起来。当敌人进村“围剿”时,群众都有组织地撤离村子。根据敌情,指定地点隐藏起来,一年多来,广大革命群众,在粉碎敌人残酷“围剿”的斗争中由于执行了“坚壁清野”政策,大大减少了群众生命财产的损失。
       ④站岗放哨。在粉碎敌人残酷“围剿”的艰苦斗争中,广大革命群众还创造了一种村与村之间连接起来的岗哨制度。实行这中制度能及时了解敌情,准确地掌握敌军“围剿”动态。如在百里路的敌军一出动,周围村庄放哨的人,立即喊应另一村庄放哨的人,这样一村传一村,用不了两个小时,即可传遍全苏区,使红军部队和党政领导随时了解和掌握敌情。到了夜间,遇到情况紧急时,群众用鸡毛信传送敌情。这是种传递敌情更为迅速的制度,使我党我军能够更加迅速地掌握敌情,并采取有效措施粉碎敌人的进攻。
       第三阶段(一九三四年二月至一九三五年七月)敌军重兵压境,革命根据地被分割包围。这一时期黄河东岸有晋军碉堡林立重兵扼守,敌人又先后投入“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敌军约有五千多人。
       一九三五年神府革命根据地被敌军抢占迨尽,构成了“三条防线”、“两个区域”。
      第一条防线是从山西省的保德、兴县、临县等地沿黃河车岸,碉楼林立,重兵扼守。敌军经常向黄河西岸神府革命根据地的人民开枪射击,打死打伤了不少革命群众。
      第二条防线是从府谷县城至沙峁头村中间的许多村庄驻有国民党军队八十六师。
      第三条防线是从神木县城以南沿窟野河东西两岸至佳县城以北黄河两岸二百多里长的河防线上,国民党八十六师驻扎防守。第一区域就是从府谷县,神木县城以南至神木一区的沙峁头村,黄河西岸,窟野河东岸一带。
      第二个区城就是从窟野河以西,榆林县以东,南至佳县的通秦寨和秃尾河一带。一九三五年敌军“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的重点在第二个区域里的一小块土地上。
      一九三五年农历五月间,敌军抢占了神府革命根据地的中心地带后,恢复了反动统治,疯狂地屠杀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革命干部和广大革命群众。人民群众又回到了水深火热之中国民党反动派为了恢复其反动统治,采取了种种灭绝人性的措施:
      第一、神木县一区沙峁镇,驻国民党八十六师“剿匪总司令部”,由旅长刘润民任总司令。
      第二、国民党八十六师姜梅生团的团部驻在神木县三区贺家川村。
      第三、神木县四区太和赛镇驻国民党八十六师的一个营。
      笫四、神木县五区花石崖村,驻国民党八十六师的一个骑兵菅。
      第五、敌军在神木县一、三、四、五、六等区的中心地带设有数十个军事据点。凡是敌军驻扎的地方,反动豪绅、大地主反革命分子狼狈为奸共同“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
      第六、编保甲、组织“反共义勇队”等反动武装,恢复了旧的反动统治。
      第七、移民并村。把五、六个村庄合并为个大村庄,其余村庄不准住人,也不能烧火煮饭,妄图把革命干部和红军战士困死、饿死。
      第八、修筑大型碉堡,把群众关在里面。一个大碉堡,可以容纳几个村庄的居民,这种大碉堡实际上就是一座大监牢。
      笫九、搞所谓“肃反自首”。强逼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革命干部、红军战士叛变革命,投降敌人。
      第十、敌军驻地设有监牢、法庭。强逼群众送粮、送草料、服劳役,大肆屠杀共产党员共青团员、革命干部、红军战士和革命群众。
      第四阶段(一九三五年六月至一九三六年一月)千钧一发的危急关头。怎样扭转了神府革命根据地危险局面:
      (一)一九三年六月至一九三六年月,在敌重兵残酷“围剿”下,中共神府工委,先后又犯了“左”倾军事冒险主义和右倾的错误,给革命事业造成了极其严重的损失。
      第一、神府革命根据地,原有二十三个区,损失了十八个区。当时,我党、我军只能在被敌军抢占了的神府革命根据地中心地带一、三、四、五、六等区,秘密活动。
      第二、神府革命根据地,原有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三千八百多名,只保存下四百多名。
      第三原有脱产干部五百多名,只保存下一百多名。
      第四、红军、游击队的干部和战士,原有五百多名,当时只保存下一百多名。
      (二)坚持斗争就有胜利。一九三五年农历四月间,中共神府工委在神木县一区呼家庄村成立。五月间,工委在五区任家山村举行中共神府工委扩大会议。会议作出部队和干部分散隐蔽活动的决定。过了一个月左右干部和战士都感到,如果就这样长期分散隐蔽,迟早要被敌人一网打尽。乔钟灵当时在神木县三区和红三团的第一连一起隐蔽活动。王兆相、毛风翔、刘长亮等同志先后来到了毛家坬村一带。不久,因中共陕北特派员王达成同志去特委请示汇报工作没有返回,所以我们又派神木县委书记张晨钟同志去中共陕北特委汇报工作,但因敌军沿途封锁严密,难以通行,也回到毛家坬村一带。
      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王兆相、毛风翔、张晨钟、刘长亮、乔钟灵等同志一起开会,研究制订了粉碎敌人“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斗争计划:
      第一、撤销任家山村会议决定:把分散隐蔽活动的红三团各个连队集中起来,恢复红三团原来的建制。在战术上改变一九三五年上半年攻坚战的打法,运用毛泽东同志灵活机动的游击战争的战略战术。
      第二、撤消了由王兆相同志率领红三团去山西省创建新苏区的决定。大家一致认为如果把红三团派去山西,就等于丢了神府革命根据地。于是重新决定只派神府红十一支队去山西开辟新的革命根据地。红十一支队去了山西省兴县北面等地游击了一个多月,因敌众我寡,又返回神府革命根据地。
     一九三五年农历八月十五日,在神木县五区王寿梁村召开会议,重新成立了新的中共神府工作委员会。选举了张晨钟同志为工委书记、刘长亮同志为组织部长并兼青年工作、毛风翔同志为白区工作部长、乔钟灵为宣传部长。还分析了当时的斗争形势,决定工委领导同志每次深入基层工作一个月后,按会议指定时间、地点、如期返回汇报情况,如有意外,可到另外指定地点集合。这种方法,一直坚持到一九三六年春。这样做能够经常了解到新的情况,从而根据实际研究对策,及时教育党员、团员、千部和群众,坚定胜利的信心。在新的中共神府工委领导下,镇压反革命。工委的领导同志们,深入基层后发现有不少群众对我们冷淡,经过仔细调查,才知道敌人秘密组织监视很严。凡见到红军部队和我党政干部,不向敌军报告,就要杀头。我们处于隐蔽状态,群众拥护我们,我们不能保护群众。为此,新的中共神府工委决定:各区在同一天统一行动镇压了一批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这一行动群众非常拥护,从而使神府革命根据地的危险形势大有好转。
      接着,我党我军避实击虚转向外线作战这时“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敌军把重兵集中在根据地的中心地带,边沿地区的兵力大大减少。抓住这个有利时机红军主力部队和地方干部,绕过封锁线,向外线突破。中共神府工委立即派杨文胜(即杨士进)、李岐山、李正庭等一批干部,向神府革命根据地约六区以外活动,大力争取白区革命群众和开明人士。经过几个月的艰苦斗争,恢复和开辟了一大片新的地区,取得了出人预料的成绩。
      回顾这一阶段的斗争历程,使我们更深刻地认识到:没有党的正确领导就无法组织和动员群众,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斗争,建立红色政权;没有党领导下的工农红军进行殊死的反“围剿”斗争,就无法保卫革命政权,革命斗争的胜利果实,就会得而复失;没有千百万革命群众真心实意的拥护,或我们的政策违背群众利益,超越现实斗争所具备的必要条件,革命斗争就不可能取得胜利。在那血与火的斗争岁月,多少人毁家抒难,多少人视死如归,多少人家破人亡;在那严酷的反“围剿”斗争中,无论干部、战士、群众、不管饥饿寒冻,不怕人头落地,前边的倒下了,后边的冲上去,爷爷、奶奶、爸爸、妈妈被杀害了,小孙孙扛起红缨枪又是一个红小鬼。有一次芝麻塄等村逃亡的反革命分子引来万镇驻军在芝麻塄村召开大会。会上把武家湾村给红军送饭的姚生禄、姚生让和给任家山会议送猪、送鸡的姚明义三人当场抓起来,吊在大柳树上,用“拼连架”式的方法毒打,打昏了用凉水泼醒来再打,姚生禄同志当场被杀害。两个爪牙在武家湾村很深的水渠里把鸡肠子刨出来,拿到会场当面作证。再次毒打审问姚明义同志,回答只有三个字一—“不晓的”。因为没有了解到任家山会议情况,又把姚明义押到万镇准备在监牢中继续审讯。但在坐牢的三个多月时间里虽经多次刑讯,敌人还是没有得到什么东西。直至今天,每当我茶余酒后闭目养神的时候,那血肉模糊的残骸,那杀声震地的场面,那在敌人酷刑审讯中不吐一字的钢筋铁骨形象,常会在脑际回环萦绕,欲隐又现。
      啊!神府革命根据地是英雄的人民,用鲜血和头颅创建起来的。
      新的中共神府工委、各级党、团和群众组织,红三团和游击队及广大革命群众,与残酷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的五千多敌军,进行了几百个日日夜夜顽强的浴血奋战,保卫了神府根据地,一直坚持到中共中央、中央红军胜利到达陕北,才挽救了神府革命根据地!
      笫五阶段: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恢复、发展和巩固。
      一九三六年农历二月至一九三七年农历五月,是恢复、发展和巩固神府革命根据地的大好时期。这一时期中共中央先后派杨和亭、张汉武、张江全、张秀山等同志到达神府,由张秀山担任神府特委书记和神府红军独立师政委。在中共中央的领导下,我党我军有计划有步骤地粉碎了敌军的残酷“围剿”,赢来了革命的大好形势。
      (一)神府革命根据地反“围剿”的斗争形势。
      一九三六年春,神府革命根据地,仍然处于危急状态。
      第一、神府根据地与陕甘根据地被敌军分割切断,干部上下来往极端困难。
      第二、当时,神府革命根据地没有电台,得不到党中央及时的指示,一切工作全靠中共神府特委自行处理。直到一九三七年下半年,神府革命根据地才有了电台,通讯情况才有了好转。
      第三、神府革命根据地原有的二十三个区中,只有神木县一、三、四、五、六等五个区的少部分村庄与敌人坚持斗争。神府革命根据地处在“孤岛”之中,被敌人层层包围。
      第四、神府革命根据地由于敌人的残酷围剿”,在经济、粮食和武器弹药方面相当困难,处于弹尽粮绝的危险境地。这时,我党、我军的一切给养全靠根据地的广大革命群众支援。
      第五、当时,残酷“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敌军,除国民党八十六师的三个团,一个旅部和两个骑兵营常驻外,先后投入“围巢”的还有晋军陈长捷的七十一师,段树华的一个旅,八十四师的一个团(团长李少棠)以及绥远省的骑兵部队。双“一二”事变后,敌人计划乘内战未停止的机会,妄图一举扑灭神府命根据地。
      (二)粉碎敌人的残酷“围剿”恢复发展和巩固了神府革命根据地
      第一、向北进攻,恢复和发展了府谷县革命根据地。神府红军独立师成立后,由师长王兆相,政治委员张秀山率领该师去榆林诱出建安堡之敌,击溃敌军一个连,缴获步枪十余支。不久,又在栏杆堡附近击溃敌军两个连,缴获步枪十余支。这时,驻府谷县的敌骑兵开赴绥远,由八十六师高景明营接防。于是,红独立师乘虚而入,打到了敌军后方与府谷县红军第三营、红七支队、赤卫队紧密配合,攻克了府谷县的木瓜,消灭了木瓜的敌民团,又接连消灭了清水、黄甫和哈拉寨镇等三个地方的敌民。
      一九三六年十二月二于日夜,神府红军独立师和府谷县红军浊立第三营,经过府谷县的木瓜、于家坪再次到达哈拉寨后,向内蒙准葛尔旗五字湾驻军韩守信营长去信,说明我军联蒙抗日互不侵犯,但韩营长竟率数十骑兵袭击我军,我军当即将该敌击溃,俘获营长韩守信等数人,缴获长、短枪十余支,马十余匹。为了联蒙抗日,神府红军独立师于一九三七年一月二日把韩守信等人释放并把所缴获的枪、马退回。
      这几次作战的胜利,不仅补充了我军的武器弹药,而且还没收了不少土豪恶霸的财物,恢复和发展了府谷县革命根据地。
      第二、向南作战,先打晋军。一九三六年月间,晋军七十二帅(师长陈长捷)由佳县的南面向北挺,抢占了神府革命根据地的佳芦县后,又进攻到神木县的五区一带,在神木县花石崖与万镇之间构成了军事封锁线。敌人所到之处,编保甲、并村庄、修碉堡、建筑工事,层层设防。进行反动宣传,搞所谓“肃反自首”。敌人还向神木县三区、四区推进,与北面国民党八十六师相汇合,企图南北夹击“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在敌军“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的紧急关头,于一九三六年十月一日,中共神府特委召开了中共神府特委第三次委员会。会上,由张秀山同志作了重要报告(这个报告能保存到现在,那就成为神府革命根据地极其宝贵的重要文稿之一)。提出著名的“向南作战,先打晋军”的战略决策。
      神府红军独立师于同年十月十日,在贺家川村举行了誓师大会。这次大会极大地鼓舞了干部、红军战士、革命群众的斗和粉碎敌人“围剿”的胜利信心。
      师长王兆相同志,政委张秀山同志于十月下旬率领该师绕在敌晋军七十二师驻地的后方,即神木县五区苏泥家村和王寿梁等村,截断敌军各个碉堡之间的电线,使敌军相互失掉了电话联系。
      十月十九日,红军独立师先派第二营,开进苏泥家村附近埋伏。二十日早晨,敌七十二师以一个营的兵力,分两路向神府红军独立师进攻,被我军击败,消灭了敌晋军两个连,俘虏连长两名,缴获了轻机枪四挺,长短枪百余支这是当时神府红军作战史上第一个大胜仗。
      红军独立师,经过休整后又分两路出发。第一团通过敌晋军大坪村附近的封锁线,在敌军后方王寿梁村击溃敌军一个营。红军独立师第二团,在敌军封锁线李家峁村击溃敌军,缴获了敌军运输队的骡子三十余头和所驼运的军用物资。红军独立师的几次胜利,基本上粉碎了敌晋军七十二师在这一带的“围剿”,迫使敌军七十一师放弃了花石崖村至万户峪镇一带的封锁线,撤退到佳县秃尾河一带。
      第三、开展外交攻势,争取停止内战。西安事变后,“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敌军反而变本加厉,节节进攻。
      在这紧急关头,中共神府特委立即召开特委会议(当时特委没有电台,只是从俘虏军官口中获得双“一二”事变的一些情况)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并派出中共神府特委宣传部长武开章同志,去榆林和国民党二十二军军长高双成进行谈判,同时,派其他干部去神木、佳县谈判。由于我方的努力终于在神府地区停止了内战。
      (三)政权机构的建设。
      第一、一九三六年二月间,中共神府特委决定成立了神府特区东北办事处。办事处先由杨孝先任主席,后由乔钟灵任主席。从此,正式把中共神府特委党的工作和政府的工作分开。
      第二、成立了神府特区抗日人民革命委员会。一九三六年四月十五日,在神木县一区杨家沟村举行了第一次神府特区革命根据地工农兵代表会议。出席会议的代表约有三十余名。这次会议决定成立神府特区抗日人民命委员会,并选举产生了神府特区抗日革命委员会的主席、副主席各部、委的领导同志,其名单如下:
      主席一一乔钟灵
      副主席一一刘兰亭、王聚芙
     土地部长一一王昌岐
      粮食部长一一王刚
      财政部长——高振业(兼神府特区银行行长)
      教育部长一一刘长亮
      保卫局长一一黄正明
      保卫局侦察部长一一张如岗
      裁判部长一一焦胜桐
      优待红军委员会:
      主任一一刘瑞兰
      副主任一一张润英
      抗日基金捐献委员会:
      主任一一高步瀛
      第三、成立了神府特区苏维埃政府。
      一九三七年一月二十八日,在神木县三区温家川村举行了神府革命根据地笫二次工农兵代表会议,出席会议的代表约有二百多名,会议决定将神府特区抗日革命委员会,改为神府特区苏维埃政府,并选举产生了神府特区苏维埃政府主席、副主席、各部、委等领导同志,其名单如下:
      主席一一乔钟灵
      副主席一一王聚英、刘兰亭
      秘书长一一刘长健
      内务部长一一李秉章
      土地部长一王昌岐
      教育部长—刘长健(兼)
      粮食部长—王刚
      财政部长一高振业(兼银行行长)
      神府特区苏维埃政府财政部金库总会计——刘文敏
      国民经济部长—杨文胜(即杨士进)
      保卫局长—黄正明
      保卫局侦察部长一一张如岗
      裁判部长一一焦胜相
      优待红军委员会:
      主任—刘瑞兰
      副主任—张润英
       抗日基金捐献委员会
      主任—高步瀛
      一九三七年四月,陕北省政府又派强晓初同志任神府特区苏维埃政府副主席,并兼国民经济部长。
      (四)为红军部队作战服务。当时,党的中心任务就是集中一切力量,粉碎敌军的残酷“围剿”,恢复发展和巩固神府革命根据地。神府革命根据地的各级政府,都为党的中心任务服务。其具体工作如下:
      第一、动员青年参加红军(当时叫扩红工作)
      一九三四年开展游击战争时期,群众中自动参加红军部队的很多,扩大红军部队的工作比较顺利。但到了一九三六年,扩大红军部队的任务就比较困难了。政府必须组织干部在群众中作耐心细致的思想教育工作,才能完成补充兵源,扩大红军部队的任务。
      第二、缝军服,做军鞋。政府派干部协同妇联等各群众组织大力宣传、动员,教育农村妇女保质、保量完成做军鞋、缝军服的紧急任务,广大妇女群众日以继夜劳动,为创建神府革命根据地做出了重大贡献。
      第三、组织担架队、救护伤员。一九三六年,在粉碎敌军“围剿”的战斗中,红军部队不仅战斗的次数比较多,而且作战的规模也比过去大。每次作战中,政府除动员赤卫队参战外,还必须动员群众组织担架队,到前线阵地把伤员运回后方医院。
      一九三六年三月,红二十八军北上神府革命根据地,在佳县敌占区的一次战斗中负伤的战士有七、八十人,这些伤员都是由神府革命根据地组织担架队运到后方医院的。
      第四、紧急架桥。红二十八军到达神府革命根据地后,决定于一九三六年三月二十三日夜间同神府红三团由贺家川村出发,进攻绥远省驻神木县一区沙峁镇的骑兵部队(两个骑兵连)。
      三月二十三日上午,贺家川村窟野河上架设的一里左右长的木桥,突然被上游急流下来的大冰块涌集一起冲毁了。这座木桥冲毁,红二十八军和红三团就不能如期完成进击沙峁镇敌骑兵的紧急作战任务。神府党、政领导同志立即指示贺家川村乡政府火速把木桥再架设起来。贺家川乡政府立即组织群众在寒冷刺骨的冰河中,紧急施工,当天就把这座木桥重新架设起来,使红二十八军和神府红三团顺利通过窟野河,迅速包围了沙峁镇的敌骑兵部队。经过激烈的战斗后,敌骑兵于三月二十六日狼狈地逃回了神木县城。红二十八军和神府红三团收复了沙峁镇。这时,国民党八十六师驻瓦罗、栏杆堡等地的敌军也闻风丧胆,纷纷逃回了府谷县城。
      第五、赶造木船。一九三六年,中国工农红军东进山西省抗日期间,中共中央曾多次指示:中共神府特委在中国工农红军东渡黄河前,要准备好渡河的木船。神府地区各级政府调集了许多木匠工人,如期完成了赶造木船的紧急任务。
      一九三六年三月间,红二十八军到达神府革命根据地后,神府党、政领导立即组织了神木县一区和三区靠黄河边的许多水手工人准备搬运红二十八军渡河。
      一九三六年四月一日拂晓前,红二十八军和红三团由神木县一区沙峁头渡过了黄河。过了黄河后,红二十八军和红三团立即包围了晋军驻罗峪口镇的一个营,在此次战斗中,击毙敌营长一名,俘虏士兵百余名,并缴获了许多军用物资。这一重大胜利,迫使晋军放弃了沿黄河东岸一百多里的碉堡线。于是红二十八军与红十五军团在山西省兴县和岚县胜利会师。
      红二十八军离开罗峪口镇时,由神府红三团驻守该镇。
      中国工农红军由山西回师陕甘革命根据地时,毛泽东同志、彭德怀同志电令红三团立即返回神府。原电如下:“令红三团及游击队立即放弃罗峪口镇,过河西行动”。红三团奉令立即返回了神府革命根据地
      第六、优待红军家属。当时,优待红军家属,主要是政府派干部发动和组织群众给无劳动力和劳动力不足的红军家属进行义务代耕,以保证红军家属的生活,不低于一般群众的生活水平。农村实行义务代耕制度,使红军战士无后顾之忧,在前线安心打仗,杀敌立功。
      第七、筹集军粮。筹集军粮是神府革命根据地各级政府的艰巨任务之一。这一时期,一方面由于几年来敌军残酷“围剿”,广大革命群众无法正常生产,储存粮食很少。另一方面,红军部队逐渐地增多,到一九三六年三月间,集中驻在贺家川、贾家沟、沙峁头等村的红军部队,干部、担架队和准备搬运红二十八军、神府红三团渡黄河的水手等总人数大约有二千几百人。这些人每天就得吃小米及其它杂粮二千几百斤。全靠四周几十里,到一百多里以外村庄的群众日夜往贺家川等村运送。一九三六年农历三月下旬某天夜间,张秀山和我去红二十八军军部看望刘志丹军长和宋任穷政委时,张秀山同志扼要地汇报了党的工作情况后,我接着谈了红军部队吃粮困难的情况,并提出部队可否从贺家川村分一些到其他附近村庄驻的意见。刘志丹同志幽默地说:“我们是为了打仗不是为了吃粮”。根据刘志丹同志的指示,我们下决心组织了大批干部不分昼夜,动员群众往贺家川等村运送军粮,经过一段紧张的工作后终于完成了筹集军粮的紧急任务。
      (五)文化教育。
      一九三六年至一九三七年,神府革命根据地内建立了“列宁小学”约有四十多所,每所约有学生十多名至二十名,教师一至三名。
      一九三八年在神木县五区万户峪镇和神木县一区沙峁镇建立高等小学两所。
      根据地各村有冬学、夜校和识字班。由于农村文化数育的逐步发展,对提高革命群众的文化政治水平收到了一定的效果。
      (六)神府革命根据地的经济建设。
      第一、印制发行了钞票。一九三六年,神府红军在粉碎敌人残酷“围剿”的战斗中,打了不少胜仗,神府革命根据地逐渐地恢复、扩大起来。在大好的革命形势下,根据广大革命群众的要求,恢复了原有的集市贸易。群众在市场上互通有无,买到生活必需品,出售自己生产的农副产品。神府特区苏维埃政府建立了小型印刷厂,印刷厂约有职工十人左右,印制发行钞票。
      一九三七年上半年共印制了钞票五万一千余元,流通使用后至一九三七年下半年共回收了四万七千八百九十余元。所发行钞票的票面有一元、伍角、一角三种。
      一九三七年一段时间,因钞票在市场上跌价,神木民众合作社在出售货物回笼钞票时,共赔款七百二十余元。
      钞票的发行,对活跃市场,解决农民群众在生产、生活方面的困难和党、政、军生活上的困难,起了重要的作用。
      第二、建立合作社。神府特区苏维埃政府在神木县贺家川村建立了民众合作社,下设分社四处,共有股金三百八十多元。民众合作社便利了群众,活跃了农村集市贸易。
      一九三七年,神府特区苏维埃政府还在神木县三区贺家川建立了纺织工厂(手工操作)一处,有工人十八名。在敌人实行经济封锁的情况下,对解决群众穿衣的困难起了一定的作用。
      二、 神府革命根据地与晋绥革命根据地的关系。
      (一)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
      在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山西省兴县、临县、岚县、苛岚等县的一少部分地区,是神府革命根据地的组成部分和秘密的后方基地第一、建立了党的组织。一九三四年,中共神木县委派干部去山西省兴县、罗峪口镇以北一带建立了三个中共区委组织,并派王光显等同志在兴县等地进行了较长时期的工作,以加强党的领导,发展党的组织。一九三五年七八月间,神木县苏维埃政府副主席王恩惠派刘长彦、孝微、孝魁、乔碰子等几位同志,在兴县、苛岚、岚县三县交界的界河口等村建立了党的支部,发展了四、五十名共产党员,做了许多艰苦工作,一直到了一九三六年农历四月间才返回神府革命根据地。
      一九三四年夏,原中共神木县沙峁镇高小区委书记贾怀智同志,在山西省兴县给神府红三团购买了长、短枪数支,转运时,被敌人查出杀害。贾怀智同志为党、为人民贡献出了自己的青春。
      一九三五年农历五月,中共神木县委派县委组织部长贾令德同志去山西省兴县发展党的组织,不久被捕,英勇就义。
      第二、购买军需民用物资,粉碎了敌人的经济封锁。敌人严密的经济封锁,给广大群众和党、政、军机关造成了极大的困难。于是神府特区苏维埃政府财政部和红三团后勤部派干部和工作人员,去山西省兴县、临县等地通过亲友等关系,购买了一批又一批的货物,解决了神府根据地当时的严重困难。
      解放前,兴县城的一位小商人名叫阎志端,那时,他肩挑小货担经常去神府南区一带的衣村私塾卖书、卖文具。一九三四年,阎志端先生为神府革命根据地党、政机关买了一架石印机,这架石印机虽运到神府革命根据地,但后被敌人发现,杀害了阎志端先生,他为革命事业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第三、唯一的交通要道。一九三五年农历八月间,中共西北工委和西北人民革命领袖,年仅三十三岁的刘志丹同志,对神府革命根据地的危险处境非常重视,拟派红二十六军四十二师政委张秀山、陕北省政府副主席霍维德和陕北省政府管粮食工作的高旭光等五位同志来神府革命根据地工作,以加强神府革命根据地党、政、军的领导,并计划由部队护送到佳县虎头峁村和徐家西畔村一带,与神府革命根据地的干部接头。后因敌军围剿加剧,敌战区不易通过,未能实现。
      一九三五年二月,中共陕甘边特委和中共陕北特委合并组成了中共西北工委和中共西北军委。刘志丹同志以中共西北工委、军委的名义,亲笔给中共神府工委写了一封指示信,在红军部队中找来曾经去过神府革命根据地的通讯员康普仁同志(山西省人),同他研究了具体送信办法。康普仁同志化装成一个卖灯壶的小商人,从陕甘革命根据地中共西北工委、中共西北军委所在地永坪镇出发,绕道过了黄河,经山西省沿黄河东岸的许多村庄,克服了无数艰难险阻,于同年农历八月间,把信送到了神府革命根据地。刘志丹同志的这封信对神府革命根据地的广大干部、群众鼓舞很大,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第四、秘密的后方基地。在创建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斗争中,山西省的兴县、临县、苛岚、岚县等地的不少地方,是神府革命根据地的后方基地在敌人残酷“围剿”神府革命根据地的时期,居住在黄河西岸一带的许多革命群众去山西兴县等地隐蔽,以免遭受敌人的屠杀。一九三三年冬,中共陕北特委派崔天民等来神府地区检查党的工作,在返回时,因黄河西岸敌军“围剿”,途中不易通行,他们绕道从神木县三区沿黄河西岸的张家川村渡过黄河,由黄河东岸一线才返回中共陕北特委。
      一九三四年农历一、二月间,我的好友温亮典,派他父温景宽给我送来口信,说:“亮典从神木县城获得确实消息,有人秘告你是共产党员,明天官兵就来捉拿,你一早必须离开家。
      第二天,我和我的父亲到了沙峁头村,随即坐船渡过黄河,到达山西省兴县罗峪口镇北面李家梁村。我住在结拜兄弟张学曾的家里,盟父张士俊允生立即去罗峪口镇打听情况。当张士俊先生去了罗峪口镇时,从神木城来的敌军正在罗峪口镇的街上搜查我。盟父见此情景立即返回,嘱咐他的笫二儿子张学阂把我和我的父亲带在山上隐蔽起来。
      不久,神木县三区崔家圪端村的共产党员崔明岭同志也到了兴县罗峪口镇以南约有十多里的另家峁村,他派人把我和我的父亲也接到另家峁村。
      我在另家峁村住了几天,在同该村群众的接触交谈中,了解到该村的群众大都是从陕西省神木县南区乔家墕村移民过来的,他们对我们非常热情。
      另家峁这个村庄,地理位置极为偏僻,这对我们开展党的工作,建立党的组织是极其有利的。我和崔明岭等同志在另家峁群众掩护下,在黄河东岸,乘坐一只小木船,平安地回到了神府革命根据地。一九三四年春,神府革命根据地的党员于部经常来另家峁活动,另家峁村已成为党活动的公开和半公开的村庄了。
      第五、支援神府灾区群众。一九四八年,神府县遭受了大旱灾,有一部分群众流浪到外地讨饭逃荒,许多群众生活极为困难,春耕生产也受到影响。
      这时,除政府大力救济外,山西省兴县、临县、岚县、苛岚等县的许多群众,自动捐献出不少的粮食,救济了神府县受灾人民。真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二)抗日战争时期
       笫一、为了晋绥革命根据地有巩固的后方,中共中央和陕甘宁边区政府决定,于一九四二年,将陕甘宁边区的神府县(即原来的神府特区苏维埃政府,于一九三七年秋改为神府县),暂时划归中共晋绥分局和晋绥边区行署代管,把神府县和兴县、岚县等三个县组成晋绥革命根据地的第一分区。第一分区设中共晋绥一分区地委和晋绥一分区专员公署,由刘长亮同志任一分区的地委书记,沈越同志任一分区公署专员,一九四五年秋,由乔钟灵任一分区公署专员。
      神府县划归晋绥革命根据地后,由于当时日本帝国主义的扫荡,晋绥革命根据地的医院后勤部门、报社、洪涛印刷厂(印制晋绥边区农民币)、银行等许多单位的干部和一二〇师的伤病员,共约有三万多人。都分别驻在神府县贺家川、温家川、贾家沟、盎塘、采林、刘家湾、沙峁头、杨家沟、万镇等村,在日本帝国主义进抵兴县等地扫荡时,晋绥边区机关的部分干部和家属也渡过黄河,在神府县黄河西岸的村庄隐蔽神府县的一区、三区和五区的一部分村庄成为晋绥革命根据地安全的后方。
       一九四七年六月间,中国人民解放军进攻陕西省榆林城的时侯,晋绥军区司令部命令纵队司令员许光达等同志,率领独立二旅从山西省兴县出发,渡过黄河,于一九四七年农历六月某日包围了高家堡镇。高家堡镇是榆林县城敌军十分重要的外围军事据点,经过激烈战斗,消灭了国民党八十六师的一个团,解放了高家堡镇。高家堡镇由神府县政府接管,许光达等同志率领部队参加了解放榆林的战役。
      第二、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取得伟大的胜利后,晋绥革命根据地已有了巩固的后方,根据中共中央和陕甘宁边区政府决定,于一九四八年又将神府县归回陕甘宁边区政府领导。
      第三、神府革命根据地是陕甘宁革命根据地的北大门,同时,它又把陕甘革命根据地与神府革命根据地中间的敌占区包围起来,割断了绥、米等地敌军与神木县城敌军的联系,分散了敌人的力量。
      在抗日战争时期,陕甘宁革命根据地通过神府革命根据地与晋绥革命根据地联结起来,形成了大片根据地。
      中共中央派大批干部和部队解放东北时,都经过神府革命根据地和晋绥革命根据地。一九四七年,陈毅同志由华东抗日根据地去延安时,途经中共晋绥分局所在地兴县。一九四七年和一九四八年,党中央领导同志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任弼时、林伯渠去华北革命根据地时,均经过了神府、晋绥革命根据地。
结束语
      我从一九二八年至一九五〇年夏,先后在神府革命根据地和晋绥革命根据地工作了长达十八年之久。在十八年的艰苦岁月里,和根据地人民共同战斗、共同生活,建立了深厚的革命感情。虽然几十年过去了,可当年的战斗情景依然历历在目。广大红军战士、干部和革命群众,为创建神府革命根据地奋不顾身、流血牺牲的那种可歌可颂的革命事迹,一直在激励着我,鞭策着我,使我永远保持好革命晚节,为党、为人民再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
一九八五年四月至十月
 

参见《神木文史  第1辑》 第15--61页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
神木县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
1986年12月第1版

版权所有: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 陕西省分中心    建设维护:陕西师范大学陕西文化资源开发协同创新中心
建库说明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您是到访的第 位访客! 技术维护:动力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