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神木市  >  史料  >  纪略

人才辈出的神木高等小学堂

张希纲
      辛亥革命之前,神木县城内只有二、三处私塾。这些私塾都是由群众自由协商聘请教师教他们的子弟的。私塾多半利用庙宇充作校址。教师的待遇,是由学生的家长来分担,做“节礼”也叫“修金”。当教师的多数是贫穷的秀才,或有一定文化基础的人,也有付出一定的酬金,向外地聘请的,这只有殷实大户才能办到。启蒙课本有:《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名贤集》《弟子规》等书。准备深造的学生需读四书(论语、大学中庸、孟子)、五经(诗经、书经、易、礼记、春秋)等书。学生在背熟这些课本的基础上开讲、开笔(作文)。开讲时要付给老师开讲费,开笔时要付给老师润笔费。神木向来是穷困偏僻地区,穷苦人家是无力供给子弟上学的,这是神木读书人之所以少,文化落后的原因之一。
      神木曾有个麟州书院,清道光年间改为义学。名义是免费收贫寒子弟上学,实际学生寥若星辰,形同虚设。
      自隋唐至清末以来,一贯沿袭的是科举制度(即考试),在清朝分为三级:童生(即学生),经过在榆林府考试录取,称为生员,即秀才;秀才继续攻读,经过参加西安省城的考试(叫乡试,三年一考,在春季),被录取的叫举人;举子上京城赶考(叫会试,三年一考,在秋季),合格者为进士,经过殿试,考在一甲前三名,即是状元、榜眼、探花,叫做“三鼎甲”。这是文科考试的情况。另设有武科,也分三级考试,有武秀才、武举人,武进士。那时考中文、武秀才的全府知名,考中文、武举人的全省闻名,武进士的全国闻名,文、武状元更是名扬天下。神木在清朝嘉庆年间,先后考中两名武状元,一个叫武凤来,永兴人;一个叫秦钟英,城关人。当时在京盛传“神木弓马盖天下”。神木地处边陲,战争频繁,因此,人民具有尚武精神。
     贺伟,字绩丞(曾任陕西省参议员,神木官碱局会办(即经理)。于1911年在陕西省高等学堂毕业,派任湖北襄阳州判。辛亥革命推翻清王朝,从此结束了统治中国人民二千多年的封建社会。他因时局受更,返回家中地方上有识之士,在革命潮流的推动下,拟倡办新型的学校,以贺为最好的办学人选,因而加以推荐,请县知事委任贺为神木高等小学堂的校长。从此,即于1912年在神木就创建起一所名赫一时的高等小学堂。
      在贺伟之后,担任过校长的有:王启烈,字绍武,清优廪生,文庙侍奉官,是一名饱学之士,能书善文,学识渊博,颇受人尊重。王光荫,字雪樵,北京法政大学生,名书法家,与三原的于右任,榆林的李堂齐名。姜治齐,字政,清廪生,后曾任陕西省参议员,保安县长,是神木很孚盛名的才子。王光昭,字孔生,是神木第一个在北京大学毕业的,写作俱佳,很孚重望,解放后任陕西省文史馆馆员白文蔚,字秀山,天津南开中学生,名老中医。王英,字季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现年八十四岁,离休前任内蒙包头市第三中学校长,曾是中共神木县地下党创始人之一。孙光,字耀先,榆林中学毕业。先任校长,后任教育署长。张祉,字子繁,山西太原一中学生,善绘画,擅长指画,晚年行医,长于按摩法。王宝贤,字吉人,山西太原中学生,晚年行医。王昶,字子明,陕西省师范学校毕业,执教一生。
      这所学堂截止1936年(民国二十五年)毕业过十五个班级。在二十余年中,先后培养出学生约八百余人。其中有不少精英之士,有的革命志士在全国也是闻名的人物,如王瀛、汪铭、张友清、王兆卿、贾拓夫等革命先烈。
      这所学校,在县中颇有声誉,妇孺皆知,群众亲切称之为“大学堂”。王季明任校长时是由陕西省教育厅(厅长杨明轩)委任的。一个高等小学的校长由教育厅委任,是很少见的,这与学校办得好,引起省厅重视有关。
     高小的学制先分为三年制,后分为二年制,设有预备班。学生年龄普遍偏高,平均年龄为十六、七岁左右。所有的均已在私塾和后来的初小念过几年书而后到高小升学的。农村来的学生都食宿在校。
      开设的课程有国文(后分为国文与国语、算术、历史、地理、理科(后改为农业、园艺、自然)、英文、商业(后停授)、唱歌、图画、手工,开初还设有经学课。教职员人数最多未超过十人,校长都代主科。薪金高者每月为十八元,低者为十二元。薪金来源于学田收入,学田有水、滩、山地,在水磨河、呼家屹台有水地,小保当有滩地,府谷木瓜沟有山地。学田收入和捐助之款,做为教育基金,发商生息。后因学田收入不敷开支,由县政府列入财政预算支出。
      教师多为本县人,采取聘请制,由校长下聘书,聘请品学兼优者充任。聘期为一学期或一年。也有向外县聘来的,如请榆林王自强教英语,佳县张镜川、府谷尤清之教算术。教师都能认认真真地教课,确有教不厌、诲不倦的精裨。学生因年龄较大,都有刻苦学习,努力向上的志趣。民国初年,高等小学堂毕业生,在毕业证上书以相当于清“增生”。毕业时,学堂派专人给学生家长送喜报。家长们都把红色的喜报张贴在自已住宅的大门上,让群众观看,以显示光荣。当时能在高等学堂毕业,算是一件很荣幸的事!北乡学生张子仁在过春节时灯笼上写有“神木高等小学堂毕业”的衔。多年来这所高小办得生气盎然,教师如不认真教课,则不受学生欢迎,仅可度过一个学期。学生对当时教师的评价编有个顺口溜:“能文能武王子明,教课最数王丕承,循循善诱张子繁,领导有方王孔生。”
      学堂制订有各项规章制度,在校歌,毕业歌中有明确的教育宗旨与目的,遗憾的是现无人能全部回忆起来,仅能道出一鳞半爪。另外还编唱的有旅行歌、植树歌,经向人核对,得到完璧。旅行歌分两段,其一:“行、行、行,三百健儿步出麟州城,举目望兮众山迎,龙眼放光明,驼峰春辉生,遥闻窟野如雷声,石碣留名,景仰勋镇滇南郝总兵(郝总兵的基地在城南二里许,基内立有石人、石马、石猪、石羊、石牌楼等,殡时清康熙皇帝有御赐祭品及祭文,见《道光县志》)。其二:“行、行、行,重振旗鼓努力向前行,沧水清兮可濯缨,锦屏翠色迎,山农带耘耕,牧童遥指杏花村,第一胜境,快览溪流环绕浩然亭(此浩然亭在单家滩杏花村白龙寺前,不是西山的浩然亭)。”植树歌仅有一小段:“二月廿六是清明,植树去行、行、行,鼓响号声如雷鸣,步出窟野东……”
      学堂是以衙署为校址的,就是现在神木中学的前身,原清朝理事司员署(专管蒙古诸事,俗称部郎)。门前有照壁,东西辕门。大门三间,左应役房三间,右一间。二门三间,东西房各三间,大堂五间。堂后有宅门一间,内宅正厅五间。左右厢房各三间,西书房三间,东厨房三间,马号二间。嘉庆年间捐修关帝庙一所,在署偏酉。利用这个衙署作为校址是十分宽敞的。1922年(民国十一年)在王孔生任校长时,先盖起一座砖木结构的二层楼房,叫前楼。楼之上下做为教室。1927年(民国十六年)在王季明任校长时,又盖起了一座同样结构的楼房,叫后楼。楼上做为图书室,藏有相当数量的图书。国民党县长张士奇曾书写“图书楼”三个蓝底金字匾额,下为教室。同时修建了学生宿舍,东西各廿五问,称为东西斋。校内还附设有小学教师速成班。1930年(民国十九年)在孙光任校长时,又盖起了一座楼房,叫中楼。上为学生成绩展览室,下由王雪樵书写的“总理(孙中山)纪念室”五个字,做为礼堂。1932年(民国二十一年)在张子繁任校长时,修建起规模宏大的校门,门前竖有一米多高的十二对石栏杆。校门上边正中坎着石刻“神木县第一高级小学校”的校名。
      学校曾几度易名,由高等小学堂到高级小学校、第一高级小学校(高家堡为笫二高级小学校,沙峁为第三高级小学校)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改为完全小学。1939年(民国二十八年)因办起神木初级中学占了这个校址,这所学校便移在文昌宫、文庙。解放前叫云川镇中心小学,即现在的城关小学。
      这所学校在办学过程中,有两个高潮:在姜政三任校长时,因有鸦片烟嗜好,对学校教学懒于过问,以王瀛为首的旅晋(太原)学生向姜政三提出质问:“陕西教育差,神木教育尤差,你身为校长,每天在腾云驾雾中,不问校事,误人子弟如杀人父兄,你能心安理得吗?”姜即辞去校长职务,由王孔生继任。王任校长时,这是第一个高潮。学校办得井井有条,他鼓励学生深造,应有远大抱负,为国为民效力。加之,旅京学生,具有初步共产主义思想的张友清、阎让先等同志以他们亲自参加“五四”运动,游行示威,所进行的反帝,反封建的政治运动和新文化运动,向学生们进行宣传教育,对学生鼓舞很大,大大提高了他们的思想觉悟。又当时县教育局决定,凡考上大学者年给津贴二百元;考上中学者年给津贴一百元;出国留学者年给津贴三百元(实行二、三年后地方无力负担而停止)。因此,升学约人越来越多,进步青年层出不穷。第二个高潮就是在王季明任校长,他是一个中共地下党支部书记。在此之前,又有绥(绥德)学生贾拓夫等同志回县宣传共产主义思想,发展共青团员。学生的思想非常活跃,如召开市民大会,举行提灯会,节日游行示威,驱逐公理会基督教)负责人等活动。神木县地下党组织正在轰轰烈烈地组织发动群众中,被反动的县长刘治堂以污蔑之词撤销教育局长张心斋,高小校长王季明,速成班主任杨和春的职务。委任国民党极右分子孙光为校长。孙光到职后,受到学生的反对,学生们书写标语,在呼家圪台庙会上大量散发传单,给孙光家坟地墓碑上贴上标语。共青团员李德崇(现已退休),一天晚上熄灯后,正在宿舍草拟传单,被孙光查宿舍时发现,突然进去,李急忙把纸团成弹往嘴里填,孙用两手掐住李的脖子,多亏堂夫(工友)党珠则等人相救,才得脱险。后李被开除学生孟济川、张学纯被孙光控告为共产党员,被县政府关押月余天,由地方人士保出。
      这所学校二十多年培养出许多革命英才。根据神木县志初稿《人物志》统计有:王灜,字海峰,革命热士。1925年至1927年,先后担任中共太原地委宣传部长,中共临时山西省委宣传部长与学生运动委员会党团书记,共青团山西省委书记等职。终年二十五岁汪铭,字仰盘,革命烈士。1928年任山西省临时党委委员、中共太原市委书记。终年二十八岁。
      张友清(张学静),革命烈士。1904年至1942年,担任亳县分区特委书记,中共北平市委书记,天津市委书记,山西省工委书记、中共北方局统战部长、宣传部长、秘书长八路军前方总部秘书长等职,终年三十八岁。
      王兆卿,字子禄,革命烈士。1908年至1933年,任冯玉祥部十三珞军政治部少校书记官,陕北特委委员分管军事工作。终年二十五岁。
      贾拓夫(原名贾耀祖),革命烈士。是神木老同志中唯一参加长征的人。解放后历任中共中央西北局常委,西安军事管制委员会第一副主任、西安市委书记、市长,西北财经委员会主任,中央财经委员会副主任、中央人民政府国家计委副主任、国务院第四办公室主任兼轻工业部长、国家经委副主任、党组副书记,中国共产党第八届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二届代表。终年五十四岁。
      蔡雪村(原名蔡振德),曾留学苏联。1926年回国后在上海党中央工作,著有《中国农民革命史》。在杨虎城驻陕时,曾任陕西“西京日报”社社长,1932年后下落不明。
      贾令德,革命烈士,曾任神府特区组织部长。
      贾怀治,革命烈士,曾任神木南区笫一个区委书记。
      贾怀安,革命烈士,曾任神木第四区委书。
      张世选,革命烈士,神府县委干部。
      张世良,革命烈士。
      乔钟灵,曾任四川省监察厅厅长、民政厅厅长、省政协副主席等职,已离休。
      刘北垣,曾任四川省农业厅副厅长、林业厅副厅长、省人民致府农林办公室副主任等职,已离休。
      刘长健,曾任西康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四川省司法厅副厅长、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等职,已离休。
      张介夫,曾任国家建材部计划司司长、水泥局局长、国家建材部生产综合局局长等职,已离休。
      张学纯,曾任山西省运城专区专员、中共中央组织部办公厅副主任、国务院第一机械工业部局长、国家机械设备成套总局副总局长等职,已病故。
      白光,曾任开封市委书记、中国纺织品进出口总公司副总经理、我国驻坦桑尼亚大使馆参赞。
      刘长亮,曾任甘肃省玉门市委书记、北京石油学院党委书记等职,已病故。
      刘海珠,曾任神木县委书记、神府特委秘书长、榆林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地委统战部部长等职,已离休。
      刘长真,曾任北京市公安局四分局局长,北京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等职。
      刘长沛,曾任横山县县长、国家燃料工业部西安石油地质局监察室主任、榆林地区轻工业局局长等职。
      崔如宾,曾任府谷县县长、神木县委副书记等职,已病故。
      刘镇南,曾任神木中学校长、定边中学校长、神木二中党支部书记等职,已离休。
      此外还有路茂槐、王岐、王荣春、王定臣、王昕等人,不一一赘述。
      大学生有:李德言、张耀亭、郭莪村、杨维斌、王子高、张学静、阎让先、张君彦、王立斋、王季明、庄培、杨和春、王敬卿、刘公亭、刘文举、王子孚、郭守信、吴之健、张政威等人。
      黄埔军校的学生有:韩增栋、王伯恭、方正(成都分校)、阎让先、张学静(武汉分校)崔文举(柳州航校)等人。
      留学生有:吴我怡。
      俗云:“师不高,弟子拙”,“强将低下无弱兵”。神木高小的历届校长和教师均有春风化雨的精神,循循善诱的教学方法,不但培养出不少革命志士,还培养出很多的能书善画的人。善书者有:郝允睛、张伯英、张君彦、王瀛、李粲章、王子高、王伯恭、张子繁等(这些人均在西山浩然亭上留有笔迹),还有王铸九、鲁瑶华、阎让先、李文芳、霍绍光、杨起业、高世杰、武怀义、武子常、高步嵩等人及近年我县的名书法家张正太。善画者有:张子繁、李文芳、杨和春、杨锦春、崔文举、黄文蔚等人。
 
 
参见《神木文史》第3辑第104-117页
中国人民政治政治协商会议
神木县委员会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编
1988年6月

版权所有: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 陕西省分中心    建设维护:陕西师范大学陕西文化资源开发协同创新中心
建库说明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您是到访的第 位访客! 技术维护:动力无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