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首页  >  乾县  >  故事  >  其他故事

窦氏双烈的传说

      乾县五峰山下有个西孔头村,村南的石沟里长满了枣树。这里的枣树异常特殊,它的刺不是向上,而是向下。为什么这里的枣树刺向下长着?据说与窦氏母女有关,这其中有一段动人的故事。
      传说,后唐永泰年间,天遭大旱,田无收成,盗贼丛生,回纥、吐蕃又乘机入侵,逼得百姓们整天避贼躲难,忙于逃生。奉天县峰阳乡刘家村窦大娘有两个女儿,长得如花似玉,方圆里小有名气。一天深夜,贼兵入村,村民们四处奔逃,窦大娘领着两二个女儿也逃出家门。刚一出村,就听到后边人喊马叫,哭声不绝,她们不敢走大道,慌乱中择了一条小路拼命奔逃。忽见一条河沟挡在面前,而贼兵的马队正奔腾嘶鸣,尘烟滚滚向她们追来,前有河沟挡道,后有贼兵追赶,她们无处逃身。这时天已大亮,慌乱之中,母女三人手携手脚踩荆棘,逃下了沟坡,忽见半沟中有一兽洞,她们也顾不得什么,就钻了进去。
      说起这帮盗贼,叫人咬牙切齿,他们借籍外族入侵,坐山为寇,横行乡里。他们听到刘家村有窦氏二女,长得天仙一般,因此一心想抢来作压寨夫人,无奈这二女执意不从,每每逃躲在外,连个人影也看不到。这天有个小卒打探清楚,说是窦氏二女向东南方向逃走了,于是他们骑马尾随追来。贼兵追到石沟一看:悬崖峭壁,底深莫测,怪石林立,层岩迭障。面对险恶的石沟,贼兵胆怯不敢近前。贼首说:“这才怪了,眼看着窦氏娘母们往这边来了,怎么不见了?”牵马小卒忙说:“大王,谅她们母女上了天,钻入地,也难逃出大王的手掌。”贼首说:“那你说找不到人怎么办?”小卒说:“她母女三人定在沟里藏着,何不下令搜查?”贼首高兴地说:“说的在理。”于是命令贼兵下沟搜查,可是这些贼兵望着石沟心惊胆颤,哪个敢下沟丧命,因此只好在沟崖上乱跑乱叫:“好姑娘,快出来,大王抬轿接你来了。”
      再说洞内的窦氏母女三人,知道今天凶多吉少,难以逃脱,不免暗暗流泪。母亲抱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掉泪说道:“我人老无用了,你们还年轻,选个活命投了强盗吧!”女儿们流泪跪在母亲面前说:“娘!事到如今,还想什么呢?我们宁愿一死,也绝不跟随强盗!只是娘年老体弱,女儿没有尽孝送终,辜负了您的养育之恩,女儿即在九泉之下,也难安心!”母亲听到女儿一席话,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渐渐,听不见贼兵的动静,母亲让二女儿在洞口看看,有无脱逃的希望。二女儿刚一探头就被强盗发现了,一个小卒高兴地喊起来:“大王,在那里藏着呢!美极了,真个仙女下凡。”贼首忙盼咐说:“快去拉来有赏!”正在这时,只听前边的兵喊:“一个姑娘跳沟了!”贼首一听大怒,骂道;“笨蛋!今天抢不到人。我要你们的狗命!”牵马小卒又上前求情:“大王息怒,死了一个不是还有一个姑娘吗?”贼首虽有些惋惜,但事已至此,只得亲自下沟,免得美梦落空。原来,二姑娘探头偷窥时正被贼兵看到,她回到洞内将情况告诉了老娘,接着又向老娘磕了个头,转身跑出洞外,一个纵身跳下了石沟。大姑娘看见妹妹跳了石沟,随后也流泪告别母亲跳下沟去。窦氏一看两个女儿已经身亡,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于是,便含泪哭喊着女儿的名字也跳下了石沟,霎时崖壁血染,一条青石沟变成了红石沟。
      窦氏二女守身如玉的事迹感动了天宫,顿时,黑云滚滚、雷声震天,大地卷起了狂风,碗口大的冰块从天而降,贼兵无处躲逃,一个个被砸成肉酱。窦氏姑娘的死,天不答应,地不答应,连草木也感到痛惜。在姑娘藏身的洞下,生长着浓密的枣树,这些枣树唯恐刺伤姑娘柔美的肌体,它们向上长的枣刺也立即向下弯成钩状。
      为了纪念窦氏双烈,人们在石沟边建了一小祠,叫“阿姑祠”,后来又移到村上,按窦氏二烈女守节扑崖的顺序塑有泥像,二姑娘在中间,大姑娘在上方,母亲在下方。姑娘扑崖的七月十七日,被立为烈姑娘会,每逢七月十七日,方圆几十里外的人都来烧香点纸以表敬意。人们怀念着贞洁姑娘,她俩的事迹千古流传,而在姑娘扑崖的地方,所有枣树上的刺都永远向下弯着。
 
 
参见《陕西省乾县文化体育志》第708—709页
赵明博主编
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出版社
2015年11月第1版

版权所有:全国文化信息资源共享工程 陕西省分中心    建设维护:陕西师范大学陕西文化资源开发协同创新中心
建库说明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您是到访的第 位访客! 技术维护:动力无限